第21章

    那对我来说,并不是多么久远的记忆,因此我记得格外清楚。

    天空如同大海般清透清澈,初春冰凉的湿气打落了开的正艳的山茶,沾着水珠的落花在明媚阳光下显得格外凄楚动人。

    开春之后,母亲的身体好像随着父亲的回归而短暂恢复,一大早便在庭院中整理灌草丛。

    我和父亲踏入花园的一瞬间,母亲的目光一下子停留在父亲身上。

    她踩过那朵落花,拎着飘飞的裙角,如同归巢的小鸟般扑进父亲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阿娜达。”

    母亲亲热的拉着父亲的手,面上怀春般神色娇俏,那是犹如花朵迎接春天一般自然的喜悦,笑着与他说着什么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妈妈。”

    我捡起地上的山茶花,红色的花瓣沾了泥水,完全失去了花朵应有的形状,只剩下一抹残败的艳色,还未枯萎就已凋零的不幸。

    母亲是菟丝花一般的女人。

    将所有的爱意给了父亲,将所有期待留给了我。

    然后将自己的生命寄生在这摇摇欲坠的幸福假象上,用尽全力的伸展着,展示自己的美丽,在某一天骤然坠落。

    那件事之后,父亲疯了一般逃离东京,留下我和母亲。

    再后来,我被[留下]了。

    母亲因为无法接受父亲的离婚协议,精神打击过大而进了疗养院,我则被法院判给拥有一定经济实力的父亲。

    这是小学后的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无料案内事务所。

    空旷的办公室,光影如同刀切般划入室内。四周都是铁质的家具,铁质的柜子,铁质的办公桌与铁质的会客桌,冰冷的金属在空间散发着微末的锈的味道,仔细看还能看见桌子中间密密麻麻的刀划痕迹。

    “要喝什么?”

    田中说准备了上好的货,指的就是这些看起来甜份就超标的奶茶和羊羹?

    果然是很极道主义的说法。

    伏黑美奈显得有些紧张,不住地四下张望,听到我的问话也只是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从一堆包装的花里胡哨的奶茶杯里挑出柠檬红茶,用吸管扎了个洞。

    纸膜发出“啵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柠檬泡的久了,饮料喝起来的口感又酸又涩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学生证。”伏黑美奈将学生证放在桌面上,推向我。

    大概是拿钱包的时候不小心掉了。

    伸出去的手指在快要碰到对方手指之时顿了一顿,伏黑美奈像是惊醒一般,迅速移开手,我见状拿走学生证,顺手放进口袋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凝重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那样绝望的情境下分别,又在这般情况下重新相见,到底应该说什么比较好?两个人内心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明明曾经那样亲密,现在却如同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”我咬着吸管,视线从她带着戒指的手指上扫过,语气平静地问:“您再婚了吗?”

    伏黑美奈下意识地握住带着戒指的手,“啊……这个,被你发现了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您并不需要向我道歉。”饮料太酸了,实在是让人无法入口,我干脆放到一边,声音轻了下去,“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绫……”

    伏黑美奈温柔的面容上,有了轻微的愧疚和挣扎。分别已久,在她印象中还只有大腿般高的女儿,骤然以少女的面目出现在她面前,不管是谁都会觉得不适。

    时光将我和她都塑造成了对彼此陌生的人。

    “您现在幸福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伏黑美奈低下头,将散落在肩膀的长发挽到耳后,盯着桌面道:“我已经不太明白幸福的定义了,只是十分平静的接受了生活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母亲面上精致的妆容,薄薄的粉底之下难掩细密的眼纹,似乎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喉中还有很多话想问,例如‘这些年您有想过我吗?’、‘是否曾在哪个我不知道的角落偷偷窥见我的身影?’但这些话到了唇间,又被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仿佛不敢看我,垂下的眼帘让人看不清情绪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体贴的别开眼神,看向窗外,小小的铁质框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广告牌,对比强烈的就像是从灰色沙漠中开出的雪之花。

    我浅浅的呼吸着,阖上眼,“您不再痛苦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绫……”她唤着我的名字,似乎将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童年时光一直没有得到过的眼神,如今终于清晰的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开了一家服装店。”伏黑美奈的声线微微颤抖着,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在新宿西口站附近,一开始开店的时候非常的慌张,